望岳校区:桃李芬芳,何其艳

合肥市五十十大正规赌网站天鹅湖教育集团望岳校区 九4班 王闰博

发布日期:2022-04-02   作者:聂晶晶    来源:政教处    阅读: 次   字体:[] [] []

她,可谓是一位奇人。她,便是我的班主任——何艳老师。

两根笔直的文眉如同海中的鱼与海一般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鱼的归宿是海,左眉毛的归宿是右眉毛。一副造型奇特的眼镜盖在放出凛凛寒光的双眼上,但也仍未挡住那剑一般的杀伤力,至今无人敢直视那对双目超过一分钟。倘若说希腊神话的美杜莎的双眸能使人石化,那望岳神话的老何的利目便能使人如万箭穿心般“生死不如”!而那嘴唇更是重头戏,古人云:“望岳有师者,其名为何艳。其人若(就算)未提鞋穿之,也仍覆胭脂于唇上。”只要何老师还有一份力,一口气,都要涂上口红,绝不怠慢。一抹红色在哪里都显得格外耀眼。

这些的一切再搭配上何老师那黑小麦色的皮肤,使得每至华灯初上,又恰逢何老师“视察”之时,坐在后门附近的同学便在黑夜中看见一对发光的镜片和两片红色的嘴唇在空中飘着。“自蒲松龄以来,未复有能与其奇者。”更令人胆寒的是,这是你的班主任。

然而不止何老师外貌奇,所行之事更是异于常人。

她骨子中透着的优雅都转继在了她的兰花指上。何老师拿粉笔时小拇指骄傲地抬起头,寻视着众学生。或许这便是她即使回头在黑板上板书时,也能立马知道哪位同学在小声讲话,哪位在偷偷摸摸地吃早饭。也许她在小拇指上按了镜子呢?

不仅如此,一次在路过老师办公室门口时,我无意瞥了一眼,发现何老师一只手拿着杯子,另一只翘着兰花指拿着吸管吮吸。这一幕让我忍俊不禁。

至今仍记得在七年级刚入学时,语文课是我最喜欢的科目。因为何老师上课从不带书,班规和语文常识却如有源头活水般滔滔不绝,奔涌而出。更妙的是,她的肚子里还有数不清的“上一届的同学”的故事。于是乎,语文课在我看来便成了茶话会。若是前一天的作业多了,上课时同学们都摇头晃脑,昏昏欲睡的时候。何老师就会适时地讲一些与课堂知识有关的故事,在她绘声绘色的描绘下,那些风花雪月,那些文人义士,那些尘封在市井的故事又都鲜活在我们面前。她发出的声音仿佛有魔力般,把同学们从周公的呼唤中拽出。仿佛那宝刀未老的苏轼在饱餐一顿东坡肉后正骑着马弯弓射箭,身后无数的仰慕者追随着,踢踢踏踏的马蹄声回响在教室。仿佛那脱离世俗的竹林七贤正举杯痛饮,吟诗作对,教室的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一股酒香气。在语文课上,不同年代,不同志向的文人骚客打破了时空的隔阂,在此共饮,诉说着生平的不得志与命运的坎坷。这一小小的教室就如刘禹锡所写的那样“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感受着各个时代大家的谈吐,志向,境遇,我们的格局不断扩大,境界不断提高。与众君子登世上高山之巅,看那人间万家灯火。真可谓是: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又是一年毕业季,何老师的故事还会不断地有人来参与。凡所过往,皆为序章。我们也即将成为何老师口中的“上一届”,只能在路口向阳光下的何老师挥挥手,含着泪,道一声由衷的感谢。怀念才让失去有了意义,铭记会让过往熠熠生辉。

下一个九月,又会有一群怀揣着一如我们当时的懵懂的孩子踏入这个教室,何老师还会蹙着眉头,涂着口红,向他们继续展现大语文的瑰丽。桃李芬芳,何其艳,何艳奇!(班主任:何艳)